-

“等等,我住哪?”

那可不是一個客人該有的語氣,不過戰允已經見怪不怪了,他溫柔一笑。

“蘇大小姐若是不介意的話,也是可以住在本王的寢殿裡。”

“你!”她氣呼呼的指著他,整個人惱羞成怒。

何叔連忙走過去打圓場,站在二人之間,笑容滿麵的勸阻他們。

“蘇大小姐,王爺早就命老奴收拾好諗園了,那裡麵一應俱全,您現在就可以直接進去休沐了。”何叔一邊說一邊懂事的接過她手裡的物件,然後繞到前麵為她引路。

蘇傾離驕橫的哼了一聲,便轉身離去。

她的腳步聲逐漸遠去,直到聽不見為止,戰允才緩慢的收斂了自己的笑容,雖然看不見,可是他的眼神讓人感到沉悶陰鬱。

諗園裡,粉牆黛瓦,杏葉低垂,三間垂花拱門的四麵,是抄手走廊,白玉石磚雕砌成的地板彰顯了湛王府的豪橫。

諗園庭院樸素莊重,掛著與奢侈湛王府不一樣的凝霜色的風鈴,從鏤空雕花窗桕裡撒出的稀碎陽光叫人倍感恰意。

“和以前,果然大不相同。”

蘇傾離打量著諗園現在的模樣,隨意伸手撫摸了一下自己院裡曾經的那棵大樹,回憶著三年多前的那個夜晚,自己忽到異世,唯一和這個世界有關係的,便是嚶嚶。

“蘇大小姐,老奴來為您到來了兩個丫頭,定可以好好照顧好您。”何叔說著,拍了拍手。

緊接著,蘇傾離看見何叔身後出現了兩個衣著尚可的丫鬟,一粉一綠。

“見過蘇大小姐,奴婢是特來伺候大小姐的,對府內大小事情很熟悉,若是大小姐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告訴奴婢。”粉衣裳的丫鬟笑盈盈的說道。

另一個綠衣裳的微微行禮,笑容淺淡,“見過蘇大小姐,奴婢最擅長的,是做點心,可以更好的處理蘇大小姐的膳食問題。”

蘇傾離打量了她們兩個人一番,大概的記住了她們二人的技能特點。

“你們隨便選個地方住下吧。”她也不能讓她們貼身照顧自己,既不方便還需要做樣子。

兩個丫鬟還算懂事,規規矩矩跟著何叔的安排,住在了耳房裡麵。

“她們是可信的人吧?”蘇傾離在何叔身後輕聲問。

“真是折煞老奴了,這兩個丫鬟肯定是特意精心為蘇大小姐選的人呀,您要是擔心的話,往後出了事情,全部由老奴擔著,您看如何啊?”何叔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

看他這麼緊張,蘇傾離猶豫了一會兒。

“罷了,等你收拾完,帶我去看看那隻白虎吧。”

“您不想先休息一陣子?再說了,稍後再去看那白虎也不遲啊。”何叔體諒到她今天也算勞累了,便想勸她多休息一下。

“不了……因為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我親自去見證一番。”蘇傾離言語間,目光如炬,冷厲的看著一個方向。

禁錮在湛王府的深處,是一片花苑,芬芳馥鬱之間,留下一隻健壯的白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