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傳來風撫衣袍的稀碎聲音,蘇傾離冇有回過頭,她靜默的坐在那,等了許久,發現那人的影子還是紋絲不動的屹立在花苑圍牆上。

她歎了一口氣,冷聲道,“你養的淮牙,很是乖巧,不像是用來屠殺的,可是你當初為什麼命它傷我,又為什麼自己殘忍的刺傷它?”

對方冇有回答,陰沉的氣息依舊盤繞在圍牆之上,那人墨色的衣袍蓋住了整張臉。

“我可以和你麵對麵談一談嗎?”

她淡漠的問道,漫不經心的把玩著自己的手。

“我知道,你的武力不輸於湛王爺,也是能直接瞬殺我的,甚至讓我來不及呼叫外麵的人,不過……你還冇有拿到解藥,不是嗎?”

對方終於有了一些動靜,蘇傾離看見地上纖細的影子朝前麵走了一定的距離,那跟貓步一樣,陰暗中帶著神秘的氣息。

直到走到了自己的身旁,那人才從圍牆上一躍而下,蜻蜓點水般穩穩落在了地麵上,無聲無息,就好像他的鞋底,也和淮牙一樣是肉墊似的。

此人輕功……不可小覷。

蘇傾離緩緩側過臉,終於看見了這個人,可是看不見容貌,他整個人被罩在一件深墨色的衣袍裡,唯一可以看見的,就是那瘦削精緻的下巴,和那一寸細膩的皮膚。

哪怕是這一小寸皮膚,也可以讓人斷定,他不是女子,光是偉岸的身材,寬闊的肩膀,就已經讓人看的足夠了。

對於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淮牙冇有擺出任何攻擊的姿態,安靜沉穩的望著那道身影,聽話本分的待在原地。

“初次見麵。”蘇傾離笑容陰鷙,眼底滿是深沉渾濁的陰霧,她低聲問道,“你便是淮牙的主人……在灃京散步罌粟的人,也是派人刺殺我的幕後人?”

對方冇有回答,不聲不響的蹲下身,在地上用指尖描摹著圖案。

“橫…豎……”蘇傾離跟隨他的動作默唸,最後才反應過來,“寫的是…皇宮?”

那人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

畫麵極其詭異,一個墨色篷袍男子和蘇傾離相安無事的坐在花苑裡,身邊有一隻爬伏在地上的白虎,正好奇的看著他們。

“皇宮,告訴我皇宮做什麼?”她冷厲戒備道,“你為什麼不說話?怕我記住你的聲音嗎?還有,皇宮裡,莫不是有解藥?”

那人搖了搖頭,這是他第一次做出反應,正當他打算繼續在地上給她畫出一個答案的時候,外麵的何叔突然喊了一聲。

“蘇大小姐,您看完了冇有啊?這會已經到用膳的時間了,您要不要吃完飯,再來看它啊?”

蘇傾離本能的回過頭,看向花苑門口,“我知道了,很快就結束了。”

她說完,就打算繼續轉過臉來問那鬥篷男子,結果赫然發現,自己麵前空無一人,反觀淮牙,淮牙正歪著大腦袋,看著一麵圍牆上。

蘇傾離順勢看過去,那圍牆上冇有人,大概,那人從那離開了吧,不過這速度,真是有夠快的。

圍牆外,那男子輕輕取下自己的鬥篷,露出來一張絕色容顏。

可是,那分明是——公伯淳君!

“阿傾,我隻能幫你到這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