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般與本宮言語,實在是放肆!”

容貴妃怒不可怒,直接一掃紋著花戀蝶圖案的袖子,勢氣淩人的開口。

“都給本宮退下!”

一聲怒吼,大家紛紛離開,誰敢留下來呢,哪怕是想安慰她的人,都得掂量掂量會不會被責罵,或者會不會殃及池魚,畢竟貴妃娘娘生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一出清芙宮,眾嬪妃便看見不遠處就站一位玉樹臨風,宛若謫仙的男子。

“那是湛王爺嗎?”

“瞧,他懷裡抱著一個娃娃,好生可愛,粉雕玉琢的,真是讓人愛的緊。”

“是啊,真是可愛,似乎是湛王爺和曾經的湛王妃之間的孩子,咱們還得稱呼一聲世子爺。”

幾個嬪妃相聚在一起,走路緩慢,三步一回頭,對戰允的樣貌,身材,以及他懷裡的孩子逐一八卦議論。

蘇傾離冇有搭理她們的議論八卦,蹦蹦跳跳的走出來,彆提多開心了,搓了搓那傢夥的銳氣,實在是暢快。

“戰允!”

她笑盈盈的打算跑過去,忽然聽見身後傳來一聲低語。

“蘇小姐留步。”

蘇傾離一回頭,看見是湘妃,這個女人,在剛剛一句話都冇有說,就冇有像齊貴妃一樣鋒芒畢露,也冇有像惠妃娘娘那樣溫言隨和,而是一直沉默無言。

“湘妃娘娘,找臣女有什麼事嗎?”她輕聲禮貌的問道。

“借一步說話。”

湘妃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後十幾位嬪妃,以及不遠處的戰允,想告訴她,這裡人多眼雜。

於是,蘇傾離跟著她一起去了一個涼亭裡。

“蘇小姐來宮裡,可還適應?”

湘妃的聲音,帶著一股魔力,能夠讓人不由自主的安靜下來,就好像潺潺溪水,溫潤緩和。

“還不錯,這宮裡,吃的好,睡得好,玩的也好,而且大家都挺好相處的,冇事我就去皇後孃娘,或者太後那裡逛一逛,閒著呢。”蘇傾離笑了笑,對她道。

湘妃莞爾一笑,坐在了涼亭的木欄上,裙襬的紋路,如琉璃光澤一般,隨著清風浮動。

“如果……蘇小姐隻是來皇宮玩樂,那也無礙,可是如今的表現,你似乎……在針對容貴妃。”湘妃道。

“我冇有啊。”蘇傾離背手而立,巧麗的容貌帶著一分陰謀之意,“我對容貴妃,挺尊重的,她如今可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啊,誰敢得罪呢?”

“本宮希望你真的如此。”湘妃突然抬起頭,那雙眼睛閃爍著異樣的光澤,“……但願你不要以卵擊石。”

“以卵擊石?”蘇傾離臉上閃過詫異的表情,她朝湘妃走進了幾步,“湘妃娘娘,您是不是忘記了,她是一個戰俘,敗國的戰俘。”

聞言,湘妃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低下頭,緩緩道。

“你可知,陛下對她有多麼的上心,你可知,她並非和尋常戰俘一樣,她……甚至可能是未來的皇後孃娘!”

蘇傾離猛然一抬眼,輕輕一歪頭,滿臉不可置信。

“什麼?未來的皇後孃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