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爹喜歡的,從來不是一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兒,他喜歡的就是大夫人生的,他就是喜歡姐姐。”

慕容嫣然像是自言自語,又想是再跟紅月解釋著什麼。

“不過想來,姐姐也犯不著學這些,將來整個慕容府,都是她一個人的,不是嗎?”

她越說,自己便愈發感傷,紅月便愈發心疼,在她身邊無聲的陪著她,默默地守護著她。

看了好一陣子,看見慕容音雅從箱子裡拿出各色不一的首飾,琳琅滿目,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我乏了,回去吧。”她無比低落。

紅月點了點頭,輕輕握住她的手。

而正在這時候,慕容贏發現了那一抹瘦小落寞的身影,他喊了一聲。

“嫣然。”

隨之回頭的慕容嫣然正好對上慕容贏的眼神,她呆滯又驚愕,無措的站在原地。

慕容音雅微微蹙眉,不明白父親叫她做什麼,原本歡喜的心情也消減了幾分。

“嫣然,你過來。”慕容贏朝她招了招手。

慕容嫣然愣了一下,明顯是受寵若驚的表情,紅月連忙歡喜的帶著她過去了。

她們湊到慕容贏跟前的時候,慕容嫣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緊張的握緊紅月的手,眼神也不知道放在哪,這種突如其來的呼喚,讓她無法適應。

可是她心裡,歡喜極了。

“爹爹啊,在路過萬寶樓的時候,買了一些首飾,因為心裡想著你姐姐素日喜歡珠翠環繞,但是你似乎不大喜歡那些東西……可爹爹還是給你帶了一份。”

慕容贏說著,從自己衣服的袖子裡,拿出了一枚四四方方的長形檀木盒。

看見隻有這麼一個,可憐又不起眼,慕容音雅挑了挑眉,一點也不在乎父親也給她買東西的事情了。

可是這在慕容嫣然的眼裡,卻是莫大的驚喜。

“……給我的嗎?”她不確定的問了一遍,聲音很小,透露著膽怯。

見她是這幅樣子,慕容贏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五味雜糧的。

“自然是給你的,不然,還能是誰?”

慕容嫣然展演歡笑,那笑容美的讓人挪不開眼。

她生的比慕容音雅要更加的柔和,五官不動也是一種我見猶憐之感,是男子們最喜歡的一種模樣,不張揚,乃是清水出芙蓉,無需任何多餘的裝飾,便是一朵潔白的高嶺之花。

慕容嫣然雙手有點發顫的打開了檀木盒子,裡麵的簪子精美,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遇見的。

她頓時激動的輕輕捂住唇瓣,連這麼一個小動作,都做的嬌嬌柔柔的,隨後眼眶濕潤的望著自己的父親。

不知道為什麼,慕容贏選擇躲開了她的目光,隻是慈和的笑了笑。

“天啊,這也太漂亮了。”紅月也震驚了。

她們主仆的反應搞得慕容音雅心裡一陣不悅,於是她二話不說,直接一把搶過慕容嫣然手裡的盒子,動作霸道又果斷!

“究竟是什麼貨色讓你們這般驚訝?還不拿過來給本小姐看一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