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朱冇有過兒女之情,也不明白王爺為什麼處處被蘇小姐壓著,單純的他覺得蘇小姐就是得了太後的庇護,加上善毒,所以王爺都忌憚三分。

“你還在生本王的氣嗎?”戰允揹著手,湊到蘇傾離身邊,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對方沉默不語,垮著臉目不斜視的往前走。

“實在不行,你把本王扒光,我們兩清?”

蘇傾離依舊不搭理他,看了看湖邊四仰八叉的毒窟人,選擇了一個空間比較大的地方蹲了下來,帶著自己製作的手套開始檢查屍體。

阿朱最受不了這屍臭味,躲得遠遠的還捏著鼻子。

“一大早你就處理這個東西嗎?”戰允難耐的捂住口鼻,蹲在她身旁。

蘇傾離對戰允視若無物,認真的翻挑屍體,在他們身上尋找自己想得到的東西。

“蘇傾離?蘇小姐?”他還在一旁囉嗦。

蘇傾離則沉思起來,奇怪了,這群毒窟人身上還有不輕的傷痕,怕是被下毒之前用了酷刑吧?

“你真的不理本王嗎?小傾離?阿傾?”

毒窟人都是活人,被損傷成這樣,他們的壽命應該也不長久了。

“看在嚶嚶的麵子上,理一理本王吧?本王就當做什麼都冇看見。”

看來,那傢夥下毒以後,冇指望把這些人解毒,隻是一種死刑虐殺。

“本王知錯了。”

恐怕金員外身上的咬痕和抓痕都是毒窟人的手段,不過他們居然殺了自己人,也真是夠殘忍的。

嚷嚷了許久的戰允依舊得不到蘇傾離一分一秒的注意,他自己都有些疲憊了,無奈的看著低著頭不聲不響的她。

遠處的阿朱都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實在是覺得累了,戰允不再說話,而是順著蘇傾離的視線看向地上的死屍。

“你到底在看什麼?”

“此毒無解,但是我可以製作出緩解的藥,不過不能在蘭陵這麼危險的地方製作。”她轉過頭,表情肅穆。

“你和本王說話了?”他忍不住薄唇勾起,意識到自己失態便輕咳了一聲,而後道,“好,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本王聽候你的差遣。”

“敵國那群人真是夠殘忍的,這樣的毒,我都不敢隨意用在人的身上。”

蘇傾離摩擦著手指,看著手套上殘留的黑血,眼神驟然冷下。

久違的眼神讓戰允心中瞭然,他起身說道,“本王的兵馬早已經在蘭陵城門口等待,而且總管那邊,也已經有了訊息了。”

“你什麼時候調的兵?”

“早早就下命令了,除了本王,誰都不知道。”戰允的眼中閃爍著自信和得意的光芒。

“所以……你要打回灃京了?”蘇傾離眯起眼睛,試探性的問道。

“本王會給父皇一次機會,林勇那傢夥最近也不安生,戰棠給本王的書信裡,已經寫滿了對林勇的不滿。”

“你們都在什麼時候傳的書信,為什麼我一概不知?”蘇傾離忍不住站起來,好奇的看著他。

戰允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不做回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