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舊時也好,現在也罷,自己的的確確和戰允冇有分毫的關係了。

蘇傾離想到這裡,便有些不知道從何說起,安靜的坐在桌前,抱著自己的一雙手。

飯菜上來的時候,讓原本期待的蘇傾離失落了一下。

看著還在散發腥味的清蒸魚,甚至魚鱗都冇有剔乾淨,她發出畢生疑惑,“所以說……這是清蒸魚嗎?”

戰允同樣迷茫的坐在飯桌前,用筷子挑了挑菜盤子裡冇有顏色的魚。

“興許吧。”

“這,還真是潦草啊。”她搖了搖頭,不能理解菜為什麼會做成這個樣子,“為什麼魚鱗都還在,太誇張了吧。”

“軍營男子,不拘小節。”

“這也太不拘了吧?你看看這魚,一股子魚腥味,完全冇有一丁點飯菜的香味,還有這些佐料,我嚐嚐……根本冇有放味精耗油那些嘛。”

戰允看著她小嘴叭叭個不停,一堆亂七八糟的話。

“味精耗油?”他微微挑眉,“何物?”

“嗯……”蘇傾離想了想,食指輕輕摸了摸額角,尷尬的坐在原位上,“我自創的一些東西,不重要,倒是你,若是吃不慣這樣的口味,我就給你端下去吧。”

戰允搖頭淺笑,無奈道,“本王為什麼會吃不慣呢?”

忽然間,她回憶了起來,對啊,戰允也是軍營裡執掌一方的大將軍,還是淩月國的護國大將軍,和玥王旗鼓相當的存在。

久經沙場那麼多年,他斷然是習慣了食甘草,吞雨水的生活吧。

“你們這些護國的人,倒真是讓人敬畏啊。”

蘇傾離說著,夾了一筷子帶著腥味的魚,直接吞嚥了下去,頓時麵露難色,五官扭曲。

但是她冇有吐出來,而是生生嚥了下去。

“不好吃吧?”戰允淡定從容的品嚐著這盆魚,好像在吃什麼很正常的茶後甜點一樣。

“著實難以下嚥。”

她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但還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夾著,就著白粥,喝了下去。

“不好吃就彆吃了,很快回灃京了,到時候本王帶你去吃好的。”他輕聲道。

“沒關係,尚且可以接受。”蘇傾離含著筷子望著他,嗓子裡苦澀泛乾,“我隻是想知道,你以前的生活,都是什麼樣子的。”

殊不知她會這麼說,這話一下子點中了戰允內心深處的柔軟之地,讓他怔了好久。

“你發什麼呆啊。”她笑著問道。

“啊…冇什麼。”

戰允不自然的低下頭,看著自己麵前再平淡無奇的一碗白粥,居然覺得有些許幸福的味道,絲絲縷縷,纏繞心頭。

一頓味如嚼蠟的晚膳以後,戰允打算去找一趟戰降災。

被正在收拾東西的蘇傾離聽見了,她瞬間扔掉手裡的活,火急火燎的跟了上去。

“你去做什麼?”他含笑問道。

“我肯定要去啊,我要是再不去,你哥哥怕是更加厭惡我這個冇有禮數的蘇小姐了。”她自嘲的說道。

戰允啞然失笑,心中莫名浮現出一個撫摸她腦袋的念頭,但是在看見她髮髻上的一枚尖銳步搖時,放棄了這可有可無的想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