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傾離的態度激怒了容貴妃,大戰一觸即發。

“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給本宮抓起來!”容貴妃怒目圓睜的瞪著她。

太監們雖然團團包圍,卻遲遲不敢下手,畢竟,這是湛王護著的女人……

蘇傾離不屑一顧的勾勒唇角,眼尾染著輕蔑的倦意。

“還不動手?!等死呢!”隻見那身著華麗頭戴金冠的貴妃嘶吼著,甚至已經微微失態了。

太監們左右為難,互相對視著,實在是躊躇不前。

玫貴人連忙跪著爬到容貴妃跟前,想儘辦法求情,“貴妃娘娘行行好吧,一切都是臣妾的錯,莫要為難蘇小姐!”

“滾開!”

“啊!”

容貴妃一腳踢開了她,本就身材嬌小的玫貴人被踹倒在地,疼的她一聲驚叫。

見狀,蘇傾離不適的皺起眉頭,冷聲道,“貴妃娘娘,你這樣的脾性,真是要改一改了。”

對方冷冷一笑,一歪頭,“你算什麼東西?也配教本宮?”

隨即又道,“你們這群廢物,杵在那等本宮自己去抓嗎?!”

被步步逼迫,太監們不得不動手了。

“對不住了,蘇小姐。”

幾個人從四麵八方圍剿而來。

蘇傾離抬起手,“且慢。”

大家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看戲的嬪妃們躲得遠遠的,容貴妃眯起狹長的美眸,陰柔的盯著她。

“怎麼?想求本宮饒恕你的無理?”

“剛剛貴妃娘娘說…翹芸是你的人,意思是我冒犯了貴妃娘娘宮裡的人?”蘇傾離笑容陰鷙,眼神狡黠。

“自然,難道還需要本宮再複數一遍嗎?”

“嗬,那倒不必了,隻是我想提醒一下貴妃娘娘,這玫貴人雖然位份不高,可她卻是皇後的人,如果這麼算來的話,貴妃娘娘豈不是冒犯皇後孃娘在前?”

她幽幽道出,眼底滿是陰狠的笑意。

容貴妃怒氣沖沖,“你這賤人是什麼意思?!”

蘇傾離不怒反笑,眉梢一抹算計,“貴妃娘娘罵我,是非對我不滿意,可是我是從皇後孃娘以及太後宮裡出來的,如此一來,難不成……是貴妃娘娘對皇後孃娘以及太後她老人家不滿意?”

容貴妃萬萬冇想到,這賤人把她繞進去了,真是一張伶牙俐齒的嘴!

“你說什麼?!”

“我就是說一些淺顯的道理,畢竟宮規森嚴,如果真要是講宮規的話,貴妃娘娘,您如何也開脫不了。”蘇傾離揚起小臉,滿是得逞的表情。

小小的戰俘,得了一個貴妃的位置,便耀武揚威的忘記了自己是什麼東西。

冇了陛下,你如何恃寵而驕?

太監們聽明白了蘇小姐的意思。

他們很清楚,皇後孃娘今非昔比,陛下已經把協理六宮的權利全權交付於皇後,再加上此刻湛王就在宮裡,皇後士氣大漲,不是昔日空有虛名的皇後孃娘了。

容貴妃卻不甘心,逐漸忘記了體態,指著蘇傾離推搡身邊的翹芸,“你這賤婢為什麼不說話!你把你的手腕給大家看啊,躲在本宮身後做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