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回去,迎麵而來的宮女就告訴了蘇傾離,夜裡要去參加皇後設立的晚宴。

特意給嚶嚶換了一套新衣裳,帶著他去了宮宴上。

晚宴不能設立在皇後宮裡,所以辦在千鯉池附近的望月台,那的風景甚是美麗,夜色十分給皇後麵子,冇有烏黑的迷霧,隻有星星點點點璀璨擁簇著那茭白的月亮。

靜候在望月台的翠芝等了好一會兒,終於看見了遠處姍姍來遲的大小姐。

“大小姐,您來了。”

她笑著上前牽過小公子的手,給大小姐一個輕鬆自在。

蘇傾離環視整個望月台,除了驚訝這裡的景色和精緻的佈置以外,便隻有戰允和皇後這兩個認識的人,其他人,都十分的陌生。

“哇,好多人啊。”她有些拘束起來,側過頭問翠芝,“那都是些什麼人啊?”

“那兩位之中,穿鑲絨披風的是冥王妃,而金紋長裙的是永夜王妃,她倆今日纔來宮裡的。”翠芝壓低了聲音,“其他三個陌生男子分彆是冥王,永夜王和賢王。”

“都來了?!”蘇傾離微微震驚,望著他們幾個,“那為什麼冇有賢王妃呢?”

“賢王未曾娶妻。”

“謔,你訊息靈通啊,不到一日就摸清楚了對麵的根底?”

翠芝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有些受寵若驚,“嘿嘿,奴婢也是沾了大小姐和小公子的光啊,經常在太後宮裡晃悠,便一一皆知了。”

蘇傾離跟著翠芝上了階梯,戰允自始至終的目光都眷戀在她的身上,目不轉睛,他的舉動更是刻在了皇後的眼眸裡。

“阿傾啊,快過來,坐這。”

皇後笑容溫和,抬手拍了拍自己和戰允之間的空位,餘光瞥見戰允一閃而過的笑意。

蘇傾離冇有多想,笑容滿麵的坐了過去,嚶嚶便被翠芝交給了湛王爺。

“這位便是蘇小姐?”

一女子開口,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在了蘇傾離的身上。

說話之人容貌清秀,乃是冥王妃,她是書家唯一的女兒書燕,更是出了名的大家閨秀兼才女,狹長的眼眸正審視著眼前的蘇傾離。

蘇傾離對她笑著迴應,“臣女正是。”

“久仰了。”書燕道。

戰茂瑧和戰魁互看一眼,對蘇傾離點了點頭,戰不辭冇有任何反應,自顧自的把玩手上的玉佩穗子。

而那位永夜王妃雲嬈娣也冇有吭聲,她長得相當嫵媚,屬於在任何人堆裡都是極為顯眼奪目的,她眼尾天上上挑,抹上一抹殷紅的顏色,儘顯媚態和妖冶。

蘇傾離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主動和雲嬈娣打招呼,躊躇不決。

而一直注意著她的戰允敏銳的發現了她的為難和猶豫,不禁瞭然一笑。

“這位是本王三哥的夫人,永夜王妃。”戰允淺笑道。

蘇傾離冇想到他會化解她的難處,便立馬迴應接上動作,對雲嬈娣含笑頷首。

雲嬈娣意味深長的看了戰允一眼,紅唇含笑,並未開口。

戰魁摟住了自己夫人,笑著說,“夫人不愛說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