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扶額,揉了揉太陽穴,她知道阿傾曾經在灃京的名聲,但是這些時日的相處,已經讓她肯定了阿傾這個人,卻不料宮中之人到底是閒的冇事,幾番誣陷!

“皇後孃娘,您是不是有些乏了?”連枝姑姑問道。

皇後緩緩頷首,閉著眼睛,秀氣的眉毛擰在一起。

看見皇後這樣的神情,皇上那一塊的人都以為她也開始懷疑蘇傾離了,不禁暗叫大好!

皇上得意洋洋的瞄著皇後,“皇後啊,還是好好看看這件事情如何處理吧,畢竟關係著允兒的名聲。”

他的言外之意很簡單,蘇家可以全部問斬,可事情一弄不好,允兒就要背上綠帽的頭銜了,到時候王爵一族的臉麵還真是丟進了。

皇後閉口不言,帶著皺紋的手扶在額頭上,看的皇上和李謙陰惻惻的一陣笑意。

那劉禦醫古怪的笑著,“若是大家還不相信,還可以問問李禦醫,太醫院的藥材分量都是有數目的,每月出多少,每日出多少,大家一清二楚,蘇小姐究竟有冇有拿治癒天師的藥,一對照,便知道了。”

蘇傾離冷哼一聲,笑容明媚又嬌豔,“我承認我拿了藥,也的確是給天師用的。”

瞬間,屋裡炸開了鍋,驚訝的驚訝,震撼的震撼,唯獨皇後和戰允,處變不驚臨危不亂。

李謙第一個橫眉冷對,怒指她叫罵。

“好你個蘇傾離,居然敢如此不恥羞恥,還給我們王爵一脈蒙羞,蘇霍那老東西真是老糊塗了,生了你這麼一個傷風敗俗的女兒!”

皇上也惡狠狠的隨了一句,“朕當年真是被你們蘇家蒙了眼,居然允許你去禍害允兒!”

“陛下,此等女子,應該即刻問斬,包括那縱容她敗壞淩月國更氣的蘇太傅!”李謙立馬央求。

皇上二話不說點了點頭,剛要言語下令殺了她的時候,戰允抬手遏止住所有人的動作。

緊接著,眾人的目光落在了湛王爺的身上。

“全程都是聽你們的,你們這是誠心在本王的腦袋上扣頭銜了啊?”

戰允滿眼戾氣,全然是曾經的那一副暴戾恣睢,陰狠的眼神帶著強勁不容抗拒的威嚴。

被他氣場嚇到了,李謙往後縮了縮,對他感到害怕。

“允兒,朕知道你心裡不好受,可是事實已經擺在麵前了,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臉麵而包庇她呢?”皇上板著臉,故意偷梁換柱的扭曲戰允的意思。

他話音剛落,戰允便蹙起好看的眉頭,“冠冕堂皇的話少說幾句,於大家而言都好。”

這大逆不道的話氣的皇上深深地嚥了一口氣!

蘇傾離輕輕把手按在戰允的手背上,給予他安心的撫慰和安慰的眼神,告訴他,不要擔心。

二者心靈上互通,不言自明。

看見他們相握在一起的手,皇後心下瞭然,皇上卻是怒目圓睜的瞪著。

蘇傾離毫不避諱,大方又坦然,“我曾經深愛王爺,為了成為王爺身邊的人,不惜一切代價,你說,我被幽禁的思念裡如何和宮裡的天師傳遞感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