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傾離一語道破讓葉夫人心頭一震!

“不…你少在那胡說八道了!”她大嚷著,厲聲反駁,“我可冇有說三樓是朝廷的人,你若是蓄意報複,故意誹謗我,我也也是可以報官的!”

狗急跳牆了~蘇傾離笑容嫣然。

“你是不是逼我殺了外麵那兩個人!”葉夫人見她無動於衷便更加抓狂。

蘇傾離打量著自己的手指,對著雕花窗子筆畫影子玩,把葉夫人當做空氣,視若無物的自娛自樂。

“來人!”

葉夫人忍無可忍的怒吼,屋內瞬間出現四個窈窕女子,蒙著麵看不出麵容如何。

“把外麵和她一起來的兩個人殺了!”

“是!”

四個女人匆匆往外衝,葉夫人臉上一陣舒爽,覺得這下子終於可以挫挫她的銳氣了!

結果蘇傾離還是置身事外一般,依靠著簾子旁的木門,好整以暇的望著她。

“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噓!”蘇傾離笑了笑,豎起食指,聲色嫵媚,“你聽~”

葉夫人狐疑的安靜下來,忽然聽見外麵幾聲慘叫,正是她剛剛派去的四個殺手!

她立馬二話不說的衝了出去,發現那九尺糙漢手持長劍,劍身染血,地上四具四仰八叉的女屍,鮮血淋漓!

而那慕容音雅睡得正香甜,趴在桌上紋絲不動。

葉夫人驚訝之餘,聽見身後傳來噗嗤一聲笑意,緊接著就是蘇傾離拍著巴掌連連叫好的走了出來,還氣定神閒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葉夫人,讓你失望了。”蘇傾離眉梢帶喜。

麵前之人已經氣的眼白上遍佈絲血,二樓許多賭博的人已經見怪不怪了,無非是你殺我我殺你,隻是今日他們微微停頓了動作。

畢竟,今日被殺的人乃是賭局中不言敗的葉夫人的手下!

一時間,大家好奇不已的看著這三個戴麵具的人。

正巧此時,一個鬍子花白但是看起來依舊康健硬朗的老頭子走了過來。

他用指關節敲了敲一旁的木樁,沉聲道,“安靜。”

於是二樓的嘈雜聲瞬間停止,無比敬重的望著那老頭子。

“怎麼回事?”老人問。

葉夫人立馬推開了蘇傾離,跑到了老人麵前哭訴,“顧大人,您一定要替我申冤啊,一定要製裁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魯莽後生啊!”

顧大人乃是泥黎殿的管家顧狼,此人最是一絲不苟,硬氣到令人生畏!

他高深莫測的臉瞧了一眼葉夫人,“葉玉生,你到底是要為那般啊?”

“不是我,是她!”葉玉生搖晃腦袋,指著瀛偲。

緊接著,眾人看向瀛偲。

“閣下是何人,為什麼要在我泥黎殿殺人?這裡是賭場,可不是刑場。”

瀛偲不喜歡開口,冇有搭理那顧狼。

見他如此不知禮,葉玉生氣惱的直跺腳,可是顧狼卻毫無波瀾的站在那。

而後,葉玉生指著蘇傾離,“顧大人,還有她,這啞巴漢子是她的部下,她纔是罪魁禍首,刻意來泥黎殿搗亂的人!也不知道白狐是怎麼放他們三個人進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