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雲壓頂,沉澱在金鑾殿的殿頂上。

下朝的百官們朝皇宮外走著,周槐誌看了一眼天空,歎息了一句,“怕是要下雨了。”

正在走神的朝司馬冇有聽進去他的話。

見他不聞,周槐誌有些好奇,“朝大人?”

如此,朝司馬才冷不丁的回過神來,他看著身邊一身新官服的周槐誌,深沉的點了點頭。

“方纔想事情出了神,你啊你,已被太後提拔成了中書令,怎可喊老夫一介鴻臚寺卿為大人呢?”

周槐誌笑不達眼底,“朝大人,你我為伍多年,我早已經習慣了稱呼大人。”

見狀,朝司馬收斂了平日的囂張氣焰,“你我曾皆為三品,每每出使,老夫都願意帶著你,依稀記得和北安國談判,你連開拔之資都要到了手,當真是不卑不亢,是一個好苗子,如今總算是熬出頭了。”

他的語氣和態度與以往大不相同,這讓周槐誌的內心頗感舒暢起來。

不過,和朝司馬合作這麼多年,他的確也不厭惡此人,雖然此人一直倚老賣老,總是仰仗著先帝的光輝在朝中目中無人,可確實也給他不少的庇護和幫助。

周槐誌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

“朝大人,不如來我府上,我們好生一聚?”

朝司馬覺得他的盛情邀請此刻就像獅子的血盆大口一樣,等著小羊羔進去送命。

如今站在自己麵前的人,乃是中書令,何其恐怖的位置。

“冇想到老夫也有如此福氣?”他半開玩笑,眼底倒是數不儘的疏離感,“可惜老夫今日要回去為內人過生辰,實在是多有不便啊。”

“啊,是我疏忽了,忘記了這件事情,見諒見諒。”

朝司馬擺擺手,朝宮外獨自離去了。

看著他年邁的背影,周槐誌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能夠明顯感覺到找死嗎對他的疏離感,甚至還有……提防!

與此同時,一批小官從他身邊走過,無一不奉承他的尊稱一聲周大人,讓他心中的疑雲被獻媚聲一掃而空。

“恭喜周大人,賀喜周大人!”

“周大人,往後多多關照下官啊!”

“下官家裡有個弱冠之年的兒子,騎射俱佳,還不知道可不可以被周大人的千金瞧上一眼。”

一群人油嘴滑舌,儘說周槐誌喜歡聽的話。

突然,其中某一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一張捲成小竹筒形狀的字條悄然塞在了周槐誌手裡。

手心的觸感一出現,他便心下瞭然了,麵不改色的和其他人周旋幾句,自然而然的脫身離開了人群。

走到暗處,周槐誌打開了信條,那是太後的召喚。

他皺了皺眉,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太後要見他,但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地位是怎麼來的,故此不敢耽誤的朝太後寫的位置快步而去。

而在暗處,安淮已經把他的一舉一動看在了眼裡。

這周槐誌為什麼要去太後那,難道他成為中書令真的是和太後達成了某種目的?

“禦林丞?”

忽然,背後傳來一道聲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