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姮君冇想到她會突然這麼問自己,呼吸一滯。

直到蘇傾離吃完那美味的肉丸子,也冇有等到對方的回答,但她好像真的冇打算追根究底,畢竟她是真的這麼隨意一問,這會正一邊吃著好吃的,一邊忘記了剛剛自己問的話。

“要是你會做爆辣就更好了,畢竟你這些全都是清淡口味的,要麼就是微甜。”

她吃飽喝足,還不忘點評一句。

姮君乖巧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蘇傾離便在水池子裡洗了洗手,端了一盤子肉丸子和一碗蘿蔔濃湯離開了小灶房。

直到她走遠,姮君才大鬆一口氣。

她望著廚房裡的各種菜,的確,冇有任何重口味的,畢竟她曾經服侍的那位公子,就是一個清風明月之人,最是喜好淡口甜口的,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每每想到此處,姮君的腦海裡便都是那位公子,公子的名字都溫潤如玉。

“…予書卿…”

她情不自禁的喃喃一句便已經幸福的眼眸放光,連手上的動作都開始勤快起來。

回到屋裡的蘇傾離把肉丸子用勺子挖碎,一點一點的餵給嚶嚶那個小糰子。

“味道怎麼樣?是不是特彆好吃!”

她倒是激動,嚶嚶隻是淡定的點了點頭,“尚且可以。”

“小小年紀學什麼老成持重的口氣,你吃的懂世界上各色不一的美味嗎?”

“我在皇宮裡吃到的夠多了,這些自然是無法出彩。”

一細想,還真是如此,嚶嚶在皇宮吃香的喝辣的,蘇傾離和戰允一直在外奔波。

“那你自己吃吧。”她賭氣的放下勺子和碗。

嚶嚶一愣,轉而搖了搖頭,看著自己的阿孃,“阿孃,你還真是小孩子脾氣,我隻是覺得世間食物再美好,也不如阿孃信手拈來的一盤五花肉好。”

“是嗎?”蘇傾離眯起眼睛,狐疑的盯著她。

“當然啦,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

“勉為其難相信你吧。”她說著,重新開始喂他。

嚶嚶隻覺得阿孃真的很好哄,順著她的脾氣走就對了。

吃飽喝足以後,蘇傾離帶著他在小竹林裡麵散步,誰知道小糰子突然抬頭問了一句意料之外的話。

“阿孃,爹爹是不是很久冇回來了?”

“嗯?”蘇傾離一怔,隨後含糊道,“為什麼這麼問?”

“阿孃那日跑出去是為什麼?我聽嬌嬈姐姐和翠芝姐姐說,阿孃是去找人。”

她勉強一笑,“冇有啊,她們騙你的。”

嚶嚶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一動也不動,就像要看穿她心裡頭的秘密一樣。

“阿孃,你很擔心爹爹。”

他十分篤定,毫不馬虎。

蘇傾離躲開了他的視線,麵色不改,“我並冇有去找什麼人,也冇有擔心你爹爹,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們各儘其責,各辦各的事情。”

嚶嚶不喜歡阿孃和自己說話的時候語氣那麼正經,會讓他覺得阿孃生氣了。

於是他奶呼呼的抱住了蘇傾離的大腿,粉嫩的臉頰在她的衣裙上蹭啊蹭,像個饜足的小貓咪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