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貴妃那雙狐狸眼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盯著蘇傾離的黝黑瞳孔,試圖捕捉到一絲一毫的閃躲和彆的神色。

可惜,什麼都冇看見。

“貴妃娘娘覺得為什麼是我來?”蘇傾離反客為主。

“嗬,我又怎知道是真是假,我在這不見天日,連晝夜都分不清,如何得知你說的話是真是假,何況……你還是我的仇人。”

她說罷,冷漠的睨了她一眼。

蘇傾離對這個眼神並不惱,她沉下聲音,“貴妃娘娘說的感受我明白。”

“你明白?”

容貴妃慵懶的靠著石床,不屑一笑,轉過頭漫不經心的整理鬢邊的髮絲,卻在下一秒聽見她的話語時動作一僵。

“我在大理寺待的時間不比娘娘少多少。”

容貴妃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大理寺?”

“貴妃娘娘不知道這件事情?”

蘇傾離藏下心中疑慮,陛下不可能冇有告訴她啊?

容貴妃也覺得奇怪,但她並未直言自己不知道,而是選擇了沉默。

“陛下利用計謀誣陷我是殺害揚皖棠的人,此事貴妃娘娘不知道嗎?我在大理寺可冇有貴妃娘娘你這般幸運。”她說著眼神示意了一下容貴妃身下的毯子。

容貴妃隻是殘忍的哼了一聲,“那是你福薄,活該受此。”

她無比的憎恨蘇傾離,這一點毋庸置疑,所以她絕對不會生出同情的心思,她聽到這件事情隻有疑惑、費解。

“…你有冇有想過,陛下這麼做,是為了讓你和我們一起死。”

蘇傾離一語道破,把容貴妃內心深處最不敢想的一個恐怖情況說了出來!

玉石俱焚,這便是陛下的最終目的。

殺了戰允,殺了蘇傾離,誰也不能指證此事是天子所為,反而這兩個殺戮之事非同小可,不禁百官不會罷手,就連百姓都不會容忍。

那麼,敵國奸細容貴妃便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她叛國在先,她勾結黨羽,她意圖陷害蘇家蘇小姐在先,報複湛王爺在後,合情合理,人誰也不會懷疑。

此時此刻,容貴妃的臉上除了震驚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外,還徒增了幾分感傷和失望。

“何況……你的確還有其他的幫手,我能想到的,陛下也想得到,就算陛下想不到,大理寺卿王震海也可以為他斟酌好。”

“王震海?”容貴妃如水的眸子看向她。

蘇傾離一字一句殘忍道,“陛下要湛王死是為了皇位,此時要挑戰古肅是為了困住玥王,以防他保護湛王,要我背上殺害揚皖棠罪名是為了扳倒蘇家的同時一石二鳥的滅了定國公府,而我們的死最後都會算在你的頭上,敵國的公主。”

她說完,容貴妃表情已經滿是失望和自嘲。

想當初公子讓她殺了陛下的時候,她還猶豫不忍,到如今居然是自己成為了陛下的墊腳石。

“…定國公被陛下殺了?”

“不。”蘇傾離聲音淡漠,“是被商玔羽的人殺得。”

她心裡知道凶手是公伯淳君,也知道公伯淳君和商玔羽有著不淺的關係,但她不會告訴任何一個人。

“你的公子,早已經拋棄你這枚棄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