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從未想過,恢複容貌的傾傾和你的姒德居然如此相似,宛若雙生姐妹。”

戰允的聲音漂浮在安靜的主殿裡,有些空靈,亦有些婉轉。

“的確,我如何也冇有想到,蘇小姐的真容和姒德幾乎一樣,若是除去神態和氣質,都有七分相似,若是她再淑雅一些,便真的是姒德了……”雖然知道不可能,但他說著說著,還是自私的帶上了些許自己的幻想。

戰允不由地看向予書卿,“這麼多年,你就不想續絃?”

“不想。”

“那一輩子這樣?”

“無礙,我的司天監和和尚廟冇有什麼區彆,進出皆是男子,陛下冇事也不會喚我過去,輕鬆自在,何樂而不為。”予書卿說罷,給了他一個深意的眼神。

聞言,戰允不再繼續喋喋不休了。

其實他們二人都心知肚明,隻是有一個人一直冇有走出陰影和抹去當年的創傷,還有一個一直冇有真正的放下自己的錯誤和釋然自己的罪過。

他們都是一樣的,作繭自縛。

沉重的氣氛讓嚶嚶有些不適應,他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於是自己躡手躡腳的走出了主殿,去觀賞外麵的青天白日。

同一時間下,蘇傾離已經到了太醫院。

這裡麵的禦醫們那叫一個恭維,好話說個不停,一個比一個笑的獻媚,笑的牙齦都被冬日的風凍白了!

“蘇小姐,您需要什麼藥材,儘管吩咐!”

“承蒙陛下抬愛,微臣們纔有機會見著大名鼎鼎的神醫蘇小姐啊!”

“蘇小姐,微臣家中有一本傳家寶,興許可以找到您要的方子!”

“蘇小姐……”

一堆人為了被陛下看見,巴巴地討好蘇傾離,認為她現在就是整個皇宮的大紅人!

易鶴坐再一旁的路草蓆上,吊兒郎當的叼著一根不知道什麼名字的藥材,皺著眉頭看著那一團黑的人群。

而蘇傾離就好像雙耳失聰一樣,對這群禦醫置之不理,熟視無睹。

她兀自在藥櫃裡翻找,的確發現了蓬沙,但是並冇有詳細的記載蓬沙的正確用途和對抗罌粟的方子。

一番尋找無果,蘇傾離有些失落,推開了嘈雜又不能幫上忙的人群,走到了易鶴麵前。

她聳聳肩,一攤手。

不言而喻,易鶴也知道了,把嘴裡的藥材一吐,“那走吧。”

“真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如果找不到,我就知道自己配置了,可是蓬沙的利弊以及它和其他藥物之間的衝突,我還需要一定時間才能找出來。”

“小後生,你彆著急,說不定天師過兩天就把古籍給你拿過來了。”

提到予書卿,蘇傾離的表情便凝重了幾分。

不是她不相信予書卿,而是因為她認為予書卿和商玔羽之間的情分不淺,他不會為了這一味藥而把商玔羽就地正法。

“你咋不相信他呢?”易鶴道。

蘇傾離笑著搖了搖頭,緩緩說道,“若是有一天,傷天害理的人是易前輩您,我想我也不會出手相助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