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慕容音雅一進來,就察覺到院子裡不同尋常的氣氛了。

蘇傾離那一雙陰翳的眼睛足夠昏暗,再加上姮君怯生生的模樣,慕容音雅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到可憐兮兮的視角,看著那坐在椅子上一臉陰沉的女人。

“你…在生氣嗎?”

她大膽又愚蠢的問了一句明知故問的問題。

蘇傾離陰惻惻的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詞。

這架勢,已經嚇得慕容音雅立馬閉上嘴,自己乖乖找了一處位置小心翼翼的坐下,不發出一絲動靜。

過了幾秒,蘇傾離抬眸睨向姮君,“你這幾日都去哪了?”

“嗯?”姮君一愣,疑惑的看向大小姐,“奴婢…奴婢一直是去照顧那隻受傷的貓兒啊。”

“當真嗎?”

姮君猶豫了一下,才點了點頭。

卻不料蘇傾離一聲冷笑,“聽著,你如果現在還不說實話,你和你背後的人,都會遇到不好的事情。”

“…大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

姮君她不得不承認,在那一刻,她心裡慌了一下,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的公子。

“你去照顧貓兒也許是真的,但這不是你的主要任務,你應該還利用了這期間的間隙去給你家主子通風報信,我應該猜的冇錯吧?”蘇傾離言辭篤定。

慕容音雅聽得一愣一愣的,這是蘇家又來了一個奸細?

再三斟酌,姮君堅持道,“奴婢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蘇傾離頓時陰冷一笑,“那我問你,為什麼照顧一隻貓要那麼久?”

“它受了傷,冬日裡怕冷,奴婢想給它治療以後好好給它取個暖,起碼能讓它好生睡一覺,奴婢冇有彆的動作了。”

“你是我院裡的,為什麼不與我請示,反倒找了二公子?”

姮君眼珠子心虛的轉了轉,小聲道,“…那是因為大小姐時常不在。”

“是嗎?”蘇傾離臉上浮現犀利和洞悉的笑容,“真的不是因為二哥足夠蠢笨,會相信你的鬼話你才選擇的他嗎?”

這實話說的紮心,慕容音雅慶幸蘇青苒此刻不在這院裡,著實在心裡可憐了一下他。

好像被識破了一樣,姮君臉色一變,依舊否定,“奴婢冇有!”

“你要出去傳遞訊息,從我開始著手古籍解藥開始,你便離開蘇家的更加勤快了。你知道大哥是個不苟言笑之人,一定不會放你出去,而三哥最是多疑,就算是放了你,也會派人緊緊盯著你。

“而我,從一開始就在懷疑你,又怎麼可能給你機會讓你出去呢?唯獨二哥是個天真無邪的人,而且你知道他很善良,所以那隻貓隻是你對他的障眼法,掩人耳目,故意為之,哄騙了他那雙稚嫩的眼睛!”

她每一句都砸在了姮君的心上,把姮君說的無言以對。

慕容音雅目瞪口呆的看著蘇傾離,難道她一開始就知道了嗎?還是說她今日發現了什麼事情纔有此結論的?

正當姮君一臉慌張不知所措的時候,蘇傾離無視了她的緊張,漫不經心的說出一個可怕的事情。

“姮君,你的話有漏洞,或許……那隻貓一開始就是你弄傷的,而它的死,也是你一手造就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