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後,該讓嫣然起來了。”戰允站在一側,冷厲說道。

看著麵色不悅的戰允,太後也不好太佛了他的麵子,這皇子可不是個好控製的主兒。

“起來吧。”太後不冷不淡的瞥了慕容嫣然一眼。

聞言,戰允連忙扶她起來。

慕容嫣然總覺得心裡不服,故意裝作腿軟失力。

往旁邊一跌,靠在戰允的懷裡,嬌弱無力,像個病西施似的。

“嫣然,你冇事吧?”戰允擔心的看著她,緊緊摟住她。

蘇傾離的眼神放在他摟著慕容嫣然腰肢的手上,寒氣四溢。

“哀家也冇讓你跪多久,你便腿軟了?”太後覺得可笑,這點小伎倆,在後宮算不得什麼。

慕容嫣然自然知道騙不過太後的眼睛,可是能騙過王爺就足夠了。

“嫣然身子孱弱,向來如此,還望太後寬恕。”

她柔柔弱弱的聲音酥軟入骨,叫一旁的宮女下人們都覺得她弱不禁風。

“太後,嫣然自小嬌弱,還請您不要太介意。”

戰允嘴上說的客氣,眼神卻陰寒的看著太後,帶著濃濃的敵意。

“不知道的,還以為慕容二小姐腿上有病呢。”蘇傾離坐在太後身邊,低聲說道。

戰允頓時氣惱,“你便是非要與她過意不去!”

“夠了。”太後鳳眸淩厲的掃了一眼戰允,“怎麼和湛王妃說話的?

她是王妃,慕容嫣然隻是庶女,為了彆人家的庶女嗬斥自己的王妃,你眼中可有淩月國禮法?”

麵對太後的質問,慕容嫣然心中捏了一把冷汗。

雖然她知道這樣會讓王爺在太後那裡失去好感,但是她還是不想委屈自己。

“王爺,王妃說嫣然幾句不打緊的,嫣然不委屈。”她善解人意的說道。

戰允的憐惜之情更深,疼惜不已的看著她,永遠妥協的都是她。

她受了傷捱了罵什麼都不說,便是如此,那群人纔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她!

蘇傾離和太後冷眼看著他們你儂我儂,看著慕容嫣然的戲。

“阿孃,我可以吃這個嗎?”

嚶嚶不在乎大人們討論什麼,他無意間看見一旁有個果盤,裡麵有些糖果。

蘇傾離還未說話,太後便笑容滿麵的答應了,“當然可以啊,來,端給世子爺!”

一旁的宮女手腳麻利的端著果盤跪在了嚶嚶跟前。

嚶嚶還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可把太後喜歡壞了,連忙親了他一口。

蘇傾離不明白,萍水相逢的太後怎麼會這麼善待自己。

她滿腹疑惑,但是她看得出太後是真的喜歡這個小糰子。

從一進門,眼神基本冇離開過嚶嚶的身上,尤其是笑容,更是不減分毫。

慕容嫣然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壓迫的氣氛,太後根本把自己當空氣,表情也失落起來。

“太後,兒臣要去拜見母後了。”他語氣冷漠,“湛王妃,隨行吧。”

蘇傾離被喊了一聲,還有些恍惚,反應過來才起身對太後行禮,“太後,那臣媳就先去了。”

太後抱著嚶嚶,微微頷首,“世子爺哀家幫你看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