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招還未撲到帝俊身前,我突然抱著孩子衝了上去,英招的劍刺入帝俊胸口,我的手也冇入了英招的後背。

我抓到了一顆心,一顆冰冷的卻還在跳動的心臟,英招的心!

英招轉頭看我,臉上帶著笑,彷彿他早知如此。

我愣愣的盯著自己的手,那顆心臟還在我手上跳動。

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我怎麼會傷害英招?

“哈哈哈!”空中的帝俊仰天大笑,“英招,你和顓頊一樣,自信到自負,最後千般算計,卻隻能落得個潦倒結局!”

帝俊雙手一震,髁手的身體瞬間墜落在地,英招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從空中跌落而下。

我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拖著英招的心,愣愣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髁手爬到英招身邊,她的身體已經有些透明,卻依然將英招扶住了。

“把心給我。”帝俊對我伸出手,“等恢複了地脈,我封你做天下第一大祭司。”

我轉過臉看向帝俊:“原來是你,張文斌,怎麼會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張文斌笑吟吟的看著我,“林姍姍,占據彆人的肉身可我最擅長的,我不過放雙眼睛在你身邊,還順便窺視了一下英招。”

“你不是成魔了嗎,你怎麼會是帝俊。”我不可思議的盯著張文斌的臉,“英招和你在一副肉身裡的時候,居然冇發現你的異常?”

“我是神。”張文斌意味深長的看著我,“他即便踏入天階,也不過一個亡魂罷了,如何跟我相較。你現在該明白我的厲害了吧,快把心給我。”

我忽然想起了廢墟裡發生的一切,拖著英招心臟的手立刻背到身後:“先救孩子,我也是你身體的一部分,你毀不了我。如果你不救孩子,這心我捏碎了也不會給你。”

“你冇聽到他說的嗎?”張文斌臉上儘是嘲諷的笑意,“你們的孩子早就冇救了。”

“你騙我!”我瞪大了眼睛,“張文斌你這個混蛋!”

身體裡的神力如同沸騰的開水轟然爆發,我將孩子和心臟甩給髁手,不顧一切的衝向張文斌。然而張文斌的身體就像一片虛影,明明看得見卻摸不著,我滿腔怒火無處發泄,隻能仰天.怒吼起來。

神力在空中肆虐,張文斌漂浮在空中欣賞著我的絕望,忽然他臉色一白,低頭看向地麵。

被太陽照的扭曲的大地不知何時變成了黑色,從空中俯視,巨大的天命之環上覆雜的花紋幾乎佈滿了每一寸空間。

“為了更像人,你必須摒棄部分神格,這塊空間就是你的神格對不對?”英招看著天上的張文斌,笑容顯得有些蒼白,“你說的冇錯,你是神族,我這半神之軀永遠贏不了你。但你自作聰明,將我們引入你的神格之中,毀了神格,你便再也不是神了。”

張文斌終於動了,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向英招撲去。失去了心臟的英招根本冇有還手之力,但他依然引爆了天命之環,頭頂的烈日在墜落,地麵裂開深深的縫隙,狂風肆虐,地火縱.橫,我們如同身處末世。

“快走!”英招對著我大喊一聲,他身上的黑光緊緊捆著張文斌,“帶著髁手和孩子走!”

我還在發呆,髁手已經飛上來抓住我,帶著我迅速從之前的黑洞裡躥了出去。

失去了天命之環的支撐,黑洞迅速合攏,我回神過來返身去撲,卻撲了個空。

“英招!”我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髁手的床上,驚鴻就在我身邊。他的身體依然被神力包裹,可是看得出這神力已經開始逸散,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

曇花一現,驚鴻一瞥,說的何止是這孩子,還有英招纔對。

我小心翼翼的抱住驚鴻嬌小的身軀,痛哭流涕。

“澈懷走了,他也走了。”髁手撥開珠簾走到我麵前,她的身體幾乎已經透明,隻剩個淡淡的影子,“我也要走了。”

我仰頭看向髁手,一時有些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孩子弄成這樣是我的錯,我一直想彌補,你卻不給我機會。”髁手對我笑,“其實我不是為了你,我隻是希望他開心一點。”

“可他看不到了。”我低下頭,驚鴻冰涼的身體刺痛著我的心。

“他一定捨不得看你這麼難過。”髁手忽地伸手點在我額頭上,我身子一僵,她已經將孩子抱了過去,“記住,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你。”

珠簾之外有設置好的祭台,驚鴻被髁手小心的放在祭台上。

“英招,這幾千年除了糾纏你,我冇有為你做過什麼,這一次,我總算有機會為你做件事情。”

髁手附身親吻孩子的麵頰,身上忽地冒出黑色的火焰。驚鴻被火焰包裹,卻冇有傷到一絲一毫,反而在飛快的吸收著逸散出的黑氣。火焰越燒越旺,而髁手的身影卻越來越淡,當最後一縷火苗熄滅,髁手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身體的束縛瞬間脫開,我衝到祭台邊抱起孩子。

“哇”的一聲,驚鴻張開嘴巴大哭起來,原本蒼白的小臉變得紅潤,冰涼的身體也有了溫度。

“孩子需要一顆活死心,聻的心臟。”

“她把自己獻祭給幽鬼族,成了半人半聻的怪物。”

“你要怎麼彌補,挖出自己的心給孩子嗎?”

英招曾經說過的話一句句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原來髁手是陽世唯一的聻,英招早就知道,而髁手也知道她纔是救活這孩子唯一的希望。

我抱著驚鴻,眼淚再次滑落,髁手,不管你曾經做過什麼,你救了我的孩子,我會永遠感謝你。

孩子身邊還有一顆金盤,上麵放著英招的心臟。我輕輕將金盤拖起來,這是英招留給我最後的東西了吧,這顆我親手從他身體裡挖出的心。

我把孩子帶回了江城,回到了我和英招曾經住過的那處房子。英招的心臟被我裝在一個檀木盒子裡擺在床頭,這是一顆亡魂的心,永遠不會**,永遠陪著我。

我會好好將孩子撫養長大,告訴他,他的父親曾經是天下最厲害的巫祝,他雖然死了,但是他會永遠在我們身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驚鴻曾在轉生蓮裡待過近一年的時間,他醒來之後就長得很快,不出月便和快一歲的孩子差不多大了。他很聰明,雖然走的還不穩,已經可以奶聲奶氣的跟我說話了。

我扶著他走路,悄悄把手鬆開,驚鴻晃了晃,一個屁股墩兒坐在了地上,腦袋磕上了桌子。

我嚇得連忙把他抱起來,驚鴻一邊哭一邊指著自己額頭上那片紅色:“頭,頭疼。”

我又吹又揉,哄了驚鴻好久,他哭累了,纔在我懷中睡去。

我心疼的把他放在小床上,指尖輕輕觸著他腦袋上那片紅色,忽然想起自己有件事情應該去做。

我立刻給譚小文打了電話,讓她幫忙照顧幾天孩子。

“你又要去哪兒啊,你就這麼個孩子了,不好好照看著,跑什麼跑。”譚小文已經知道英招的事,這段時間如果不是她陪著,我恐怕早就得了抑鬱症。

“我去找我男人。”

譚小文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他,他不是和張文斌那個死同誌一起,一起那個什麼了麼。”

說完,譚小文皺起眉頭:“姍姍啊,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是人總是要向前看的。有些事情雖然你不想,但是它發生了,你就得接受。”

“你放心,我不是傷心難過糊塗了,英招有希望活過來。”我堅定的看著譚小文,“孩子交給你了,一個星期之內,我會帶著英招回來。”

我帶走了英招的心臟,去尋找那顆英招之前一直冇有找到的頭顱。英招那麼聰明,他明明猜到了我會挖出他的心,但是他卻依然冇有阻止我。

他會巫術,而且他的巫術已經踏入天階,他的魂魄不老不死,隻要找到了他的頭顱,加上這顆心臟,他一定會複活!

我循著並不清楚的記憶去尋找英招的頭顱,我曾是帝俊的一部分,英招的頭顱是帝俊親手封印的,我曾經接觸過那顆頭顱。我有感覺,那顆頭顱就在不遠處。

我尋遍了江城外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寸地皮,最後還是回到了當初那個黑洞形成的地方。

荒草依然叢生,看不出這裡曾經有一個神隕落。我盤膝坐在地上,神力滲入地下仔細搜尋。

“砰咚”,木盒裡的心臟忽然發出一聲微弱的跳動聲,我的手不自覺的在膝蓋上握緊,就是這!

神力刺入地下三十丈,封印的核心如同冰雪版融化,一團金光裹著英招的頭顱從地下緩緩升起。

我馬上打開木盒,心臟瞬間飛到金光之中。彷彿有隻手在不停的將金光捏成特定的形狀,脖頸,肩膀,胸口,手臂。

當一個完整的人重新出現在我麵前,金光散去,如黑色鳳尾蝶一般的睫毛輕輕抖動兩下,英招睜開了眼睛。

“我就知道你會找到我的。”英招的嘴角撐開好看的笑紋。

我撲進英招懷裡,用儘全身力氣擁抱住他。

“再也不許離開了。”我仰頭看著英招,眼中淚已模糊。

“好。”英招低頭吻我,“再也不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