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閃電速度何其之快,從五道電蟒出現到整張電網落下,完全就是眨眼的事情。

白斬雷那二十八人尚未做好防範準備,眼見電網急速落下,一個個不由臉色大變,迅速各顯神通。

有的以攻為防,有的將所有勁氣全部凝於體表,還有的三兩個聯合一起進行防禦。

如此,二十八人原本同氣相連的狀態頓時潰散,各自相顧,混亂一片。

陳風見此,嘴角微微翹了翹。

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就算人數再多,也難以翻起大浪。

如果不出所料,這一擊過後,至少會有一半倒下。

心念及此,他雙臂再次向下狠狠壓了幾分。

劈裡啪啦……

一時間,整個場內到處都是遊動的電弧,偶爾散逸出去幾絲,將場外一些人擊的皮肉發麻,毛髮豎起。

看著那漫天的雷光,圍觀眾*都滿目震驚,難以置信。

揮手便是這樣的大招,那青年到底是何出身?

從入場到現在,給人的震撼簡直一次超過一次!

“這是……”

觀習台上,白城主緊緊盯著那五條從天而降的電蟒,雙眉緊緊皺起。

這一招,他曾經見過。

當初年輕之時,他和同伴受命去外界完成一項任務,但在靠近京城時被人阻擊了回去。

當時那人就是用的此招,因年少力薄,他們最終不敵退敗了回來,至此再也冇去過外界。

可那一次潰敗,他卻記得清清楚楚,因為如果不是那次任務失敗,他現在也不會屈居在一個小小烏石城中。

現在,這個叫風塵的傢夥竟施展了出來,顯然和那人有著莫大的關係。

先是古佛秘術,然後是雷電神通,體內又修習著玄醫派的心法,這傢夥到底有著怎麼樣的際遇,纔會將各方絕學儘聚一身?

想到這裡,他下意識轉目看了一眼鄭忠,目光微微閃了閃。

看來,一切不是那麼簡單,之前倒是小看這個老傢夥了!

噗噗砰砰……

就在這時,場內那一蓬電網已經徹底落下,無數電弧好似聞到腥味的蒼蠅,悉數衝白斬雷二十八人擊去。

實力強出一些的尚可抵擋一二,但其中不少隻有宗師五階左右的水平,遭到電弧臨身後,不禁慘叫連連,當場全身漆黑的昏厥在地。

這一幕被後方的吳雲哲看在眼中,隻覺一陣心悸。

如果此次冇選擇跟隨陳風而站在對麵的話,此刻怕是也會落到那般下場。

“不好,這雷電太猛烈了,根本抵抗不住!”

“抗不住也要抗,難道想跟他們一樣被電的漆黑嗎?”

“這樣下去遲早會和他們一樣,不如趁著尚有餘力,聯合一起拚殺過去,總比坐以待斃的強!”

“也好!大家趕快將氣息相連,衝過去和他拚了!”

……

眼見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剩餘那些實力稍強的*為驚駭,焦急之中迅速聯合一起,拚命向對麵的陳風衝去。

白斬雷同樣驚怒至極,對方一再表現的強大,讓他整個人幾乎瘋掉。

不等其他人衝出,他已經率先向前撲去,手中不知何時凝聚出一柄開山大刀,待達到一定距離後,雙手緊握刀柄,驀然衝陳風當頭斬下。

唰……

犀利的刀芒,化作一道足足三四丈長的匹練,其中透露的淩厲之意,幾乎將空間都要撕裂開來。

緊隨在他之後,還有十幾道攻擊也一同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