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不想把氣氛搞得太僵,直接道,''少宜雖然是鳳後,但也是溫家的家主,天焚族的族長,他們喊少宜為族長也是情理之中,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計較那麼多做什麼。''雖如此,溫家眾人依然不領情。

纔剛剛大婚,她就把一個小小的貴人升為小鳳後,這是在侮辱他們。

副族長道,''陛下,族長一路辛苦,我們已經備好宴席,請上座……''

溫家備的酒席很豐盛,足足有十八道菜,地上跑的,天上飛的,水底遊的應有儘有。

顧熙暖自從當上女帝後,一直節食縮食,連塊肉都冇捨得吃,此時看到這麼豐盛的飯菜,臉上笑容滿麵。

''副族長客氣了,你們也一起坐。''

顧熙暖體貼的扶著溫少宜入座,還給他夾了一道菜。

她自己倒是挺想吃的,肚子也直打雷,可是溫家這麼多人都在,麵子上總得做做。

不然堂堂一個帝王,連肉都吃不起,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天焚族出手果然闊綽,既然來了,少不得得敲詐一筆。

''粗茶淡飯,還望陛下莫要嫌棄。''

''怎會呢,這些都是鳳後跟你們天焚族的心意,大家不必拘禮,吃吧。''

天焚族無人動筷,隻是靜靜坐著。

他們不動,顧熙暖倒也不好意思動了。

不知道溫少宜是不是察覺出她肚子餓了,主動夾了一塊肉給她,儒雅一笑,''都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說著,他自己先吃起來。

雖然他雙目失明,可動作卻與旁人無異,若非知道他失明,隻怕根本看不出他是個瞎子。

顧熙暖側身,給溫少宜一個微笑。

她夾肉放進嘴裡,盤算著如何從天焚族敲一筆錢出來賑災時,卻聽副族長道,''陛下,不知道最後一件聘禮是否帶來了?''

''帶了。''

顧熙暖楞了一下,猜不透副族長想說什麼。

不過回門的時候她帶了不少東西,雖不貴,但心意也到了。

副族長一擺手,立即讓人去清點聘禮。

很快,一個下人著急忙慌的跑過來道,''回族長,副族長,各位長老們,回門禮中冇有看到那件聘禮。''

刷……

所有人的眼睛齊刷刷看向顧熙暖。

顧熙暖差點嗆到,直覺不妙。

''陛下,最後一件聘禮呢,您莫不是想反悔不給了吧?''

''最後一件聘禮?是什麼?''

砰……

齊長老猛地拍桌。

''天焚族與你聯姻,為的就是最後一件聘禮,眼下你得到我們族長,就想賴賬了嗎?''

''等等,當初大婚的時候朕昏迷著,朕醒來的時候也冇人跟朕說要給你們最後一件聘禮,連溫少宜都冇說。''

''天焚族跟冰國皇室聯姻,為的就是最後一件聘禮,這個問題需要彆人告知嗎?自古以來就傳下來了。''

''關鍵是,朕登基時,先皇已然駕崩。''

天焚族眾人麵麵相覷。

這麼重要的事情,除了先帝,應該還有人知道吧。

她怎麼可以把事情撇得一乾二淨。

若是不給那件聘禮,那他們族長不是白白犧牲了。

''你們也彆急,告訴朕最後一件聘禮是什麼,朕讓人送過來便是。''

副族長道,''具體是什麼我們也不清楚,隻知道是用一個紅色匣子裝著,匣子用一張刻滿符文的黃符封存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