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洛詩涵望著勞斯萊斯絕塵而去,眼淚簌簌而下。

戰寒爵徹頭徹尾的誤解了她,他不許她再出現在戰夙麵前,分明就是要狠心隔斷她們母子的聯絡。

寒寶從幼兒園出來時,就看到媽咪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分明就是哭了。

寒寶連忙跑過來安慰媽咪,“媽咪,你怎麼了?”

童童義憤填膺的向哥哥告狀,“哥哥,媽咪的老闆剛纔來過了,他將媽咪給解聘了,媽咪失業了。”

寒寶小臉微白,媽咪的老闆不就是戰夙的爹地嗎?

媽咪失業了,不就意味著媽咪再也見不到戰夙了嗎?

難怪媽咪哭的那麼傷心。

洛詩涵紅著眼睛,一手拉著一個孩子,向錦繡城走去。

寒寶望著媽咪那雙哭得通紅的眼睛,心裡對爹地的美好嚮往一點點磨滅。

爹地就隻知道惹哭媽咪,他纔不要這樣的爹地。

哼。

可是晚上的時候,寒寶卻忽然收到戰夙打來的電話。

戰夙在話筒那邊沉默了許久,他不善言辭。

寒寶便主動開口,“你是不是想媽咪了?”

“嗯。”戰夙遲疑了許久點點頭。

寒寶氣呼呼道,“可是我一點都不想爹地,因為他今天欺負媽咪了。”哼,然後憤憤的掛了電話。

戰夙望著電話手錶發呆。

戰寒爵推開門進來時,就看到戰夙呆呆的望著電話手錶。那電話手錶的螢幕閃爍著藍光。

這讓戰寒爵倍感意外,因為戰夙好久都不給他的電話手錶充電了。

“戰夙,你想給誰打電話?”

戰寒爵走過來,拉了椅子坐在戰夙麵前。

戰夙望著他,想起寒寶說爹地欺負媽咪的話,戰夙眸子裡就莫名起了怒氣。

“不用你管。”戰夙賭氣的將電話手錶丟到一邊,然後爬到床上拉上被子就裝睡。

戰夙還是第一次對爹地表現出這樣不友好的情緒,這讓戰寒爵感到又意外又失落。

“戰夙,是不是爹地今天回來晚了,所以你生氣了?”戰寒爵拿出十二分的耐心與戰夙交流溝通。

可是戰夙將被子矇住臉,拒絕與他交流。

戰寒爵拍了拍戰夙的頭,繞是無奈道,“好吧,你什麼時候想跟爹地說了。你再來找我。”

戰寒爵來到書房,打開電腦,剛剛開啟工作模式,書房的門就被戰夙打開了。

戰寒爵抬頭望著那小小的身影,嘴角勾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戰夙卻站在門邊,那張俊美的臉龐隱隱浮現出慍怒,握緊拳頭似乎要跟爹地挑戰一般。

戰寒爵蹙緊眉頭。

“明天,我要洛詩涵送我去學校。”戰夙費了好大的勁,纔將心裡的話給說出來。

戰寒爵為他鼓掌,“不錯,有進步。說的字愈來愈多了。”-